宛丘之上說宛丘

時間:2016年09月26日 作者:周建山 信息來源:互聯網 點擊:

宛丘,兀立于豫東平原蔡水之畔,是《爾雅》記載的天下五大名丘之一,在《山海經》中被稱為“陳州山”。“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如果以此形容宛丘是再貼切不過了。人祖伏羲曾在宛丘建都,平糧臺龍山古城在此驚現,《詩經•陳風•宛丘》這首歌唱純美愛情的杰作,發散著永久的文學藝術魅力,這一切都為宛丘增添了豐厚的文化積淀。出淮陽縣城東南3公里許,不過一刻鐘的功夫,就置身于宛丘之上了。漫步宛丘,盡管看起來它并不起眼,但它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卻著實令人景仰。
    宛丘是神奇的尋根文化圣地。距今五六千年前,伏羲從今甘肅天水出發,帶領部族沿黃河輾轉東下,選擇在氣候宜人、水草豐美的宛丘一帶落腳,在宛丘之上定都,開創了華夏文明的新紀元。伏羲既是一位部落首領,也是一個部落名稱,還是一個世襲稱號,就像一代代的“皇帝”稱謂一樣,伏羲也經歷了不知多少代。伏羲在宛丘開天辟地,作網罟,養犧牲,定姓氏,制嫁娶,造書契,畫八卦,一統天下,建立了豐功偉績。他以龍紀官,號曰龍師,宛丘被后世稱為“龍都”,中華民族由此自稱是“龍的傳人”。伏羲在宛丘自稱風姓,這是中華民族的第一個姓氏。姓氏之根,源于伏羲,源于宛丘。宛丘不愧為中華文化的根祖圣地,龍文化的活水源頭,是海內外華人傾慕神往的心靈故鄉。尋根宛丘,拜謁伏羲,無疑會使你的心靈得到莫大的慰藉和滿足。
    宛丘是古代文明形成的殿堂。宛丘之地發現的距今五六千年仰韶文化遺存,以及距今約4500年的平糧臺龍山文化古城,讓伏羲都宛丘的傳說變得真切而實在。由于這里地處歷史上的黃泛多發區,滄海桑田,地貌巨變,宛丘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高大偉岸,但是如若撥開歷代黃河泛濫淤積的厚厚地層,行立在史前時期或者春秋時期的宛丘腳下,宛丘這個像倒扣著的碗一樣的山丘更顯得名副其實。穿越時空的隧道,4500年前的歷史場景展現在我們的面前。那個時代的天空湛藍純凈,美得讓人心醉,每天的太陽都是那么嶄新亮麗,空氣是那么澄澈透明。無論春夏秋冬,擬或風霜雨雪,宛丘的人們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過著豐衣足食、恬適愜意的自在生活,直到有一天,他們的安逸寧靜被打破,東夷部落的人們自東向西而來,宛丘部落的土地被不斷蠶食,即將收獲的莊稼和果實被不斷掠奪,宛丘部落與東夷部落之間的沖突在所難免。面對東夷部落一次次的威脅和侵擾,宛丘部落為了加強防御,筑城構壕也就成了他們必然的選擇。宛丘部族首領組織人力物力,不知多少人用了多長時間,筑起了高大的城垣,開挖了寬闊的壕溝,在與北門相對的南門建起了門衛房,在南門的路土下鋪設了陶排水管道。部族首領住在高臺上用土坯壘砌的房子里,用他那至高無上的權威,役使人們筑建城池,冶煉銅器,燒造陶器,他則演繹八卦,用犧牲祭天,以凝聚人心。平糧臺古城遺址高大的城垣,寬闊的城壕,泛綠的銅渣,黑衣陶紡輪上特殊的文字——“離”卦符號,用土坯構建的宮殿建筑雛形——高臺建筑,還有那頗有創造性的環保設施——陶排水管道,用于守衛瞭望的防御設施——門衛房,這一切都集聚在宛丘之上這座邊長185米的正方形原始城市中。文明的要素在平糧臺古城如此齊全,它能告訴我們什么?文明的曙光已在宛丘之上升起,高大的城墻已經聳入文明時代了。
    宛丘是東方的愛情伊甸園。宛丘為羲皇故都,這里民間廣泛流傳著伏羲兄妹成婚的傳說,這種傳說為宛丘平添了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伊甸園是西方亞當和夏娃愛情的圣殿,宛丘則為伏羲女媧兄妹成婚的傳說找到了文化歸宿。時間從宛丘之下的蔡水畔悄悄溜走,彈指一揮轉眼已從史前社會來到西周春秋時期的陳國。那時的陳國是一個社會風氣相對開放的地方,也許伏羲女媧時代的愛情基因在宛丘之上遺留下來,宛丘成為陳國男女約會相親的游觀之所。《陳風•宛丘》就是一首歌唱陳國男子在宛丘對巫女舞蹈家愛慕之情的優美詩篇。巫女敲著鼓,擊著缶,手持鷺羽,在宛丘無冬無夏地輕歌曼舞,飄飄蕩蕩,翩翩旋轉,熱情奔放,無休無止,洋溢著生命的飛揚躍動和野性的美感。癡心的男子苦戀相思,卻無法獲得愛情,無冬無夏地追隨,暗暗地遠視著,始終沒有停止。雖然愛情沒有結果,男子卻因為伊人已經刻印在他的心頭,無冬無夏,無日無夜,時時處處都是伊人的動人形象。法國著名作曲家拉威爾的《波萊羅舞曲》,這首被美國音樂評論家愛德華•唐斯稱為“使人一聽就產生無以言狀而又不可抗拒的興奮之情”的樂曲,描繪的是舞劇中這樣的一個場景:“一個女人獨自在一張桌子上跳著舞,四周圍觀的男人們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的動作。隨著她的舞姿愈來愈熱烈,他們的情緒也愈來愈高漲。男人們擊掌頓腳,形成有節奏的伴奏。最后在轉到C大調的那一刻(全曲的高潮),男人們一個個拔劍出鞘。”(《管弦樂名曲解說》)這雖是西方樂舞,但反映的文化內涵卻與《宛丘》何其相似:將不可遏止的情感投射于生命的存在本質的外化形式——樂舞。從《宛丘》這篇歌頌美好愛情的詩篇來看,宛丘就是名副其實的東方神圣的愛情伊甸園了。
    宛丘多少事,都付蔡水流。日月依舊在,清風蕩悠悠。盤桓在宛丘之上,我仿佛看到古代文明的曙光正在宛丘的林間璀璨炫動,仿佛看到有周一代陳國青年男女涌向宛丘載歌載舞、以舞傳情的情景。駐足于宛丘之上,歷史就在腳下,故事就在眼前,無論時光倒流或是回歸現實,恍然覺得我們就站在歷史和現實的交匯點上,心里始終有一種暖暖的感覺。回望我們祖先創造的歷史,倍感守護精神家園、傳承歷史文明的擔子是如此地沉重。我們應該為宛丘做些什么呢?如何將歷史文明弘揚光大,惠及民眾?佇立在宛丘之上,任秋日長風縈拂,思忖良久良久,希望尋找到一個圓滿的答案。
( 網絡編輯:新聞中心 )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河南泳坛夺金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