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池的聲音

時間:2016年09月29日 作者:張繼濤 信息來源:互聯網 點擊:

這是一座城池。
    環城皆湖,蒲荷列陣,內有昊陵,天下朝拜,伏羲神農,帝都于此,陳胡媯滿,在此封候,楚之襄王,遷都來陳,陳風楚韻,百代流芳……
    這座城池叫淮陽,當然還有別名,宛丘、陳、陳州都是。
    我不知道別的城池是否有自己的聲音,但我認為這座城池有她自己的聲音,靜下心來,就能聽到。
    每年農歷二月二至三月三,在陳楚大地之上眾多村莊的角角落落里,會飄蕩著一種簡單優美的“嗚嗚”聲,這聲音無曲調,卻有極強的穿透力,是鄉下春天里最美的樂章,這聲音是娃兒們嘴上含著的一種花花綠綠叫泥泥狗的玩具發出的,泥泥狗是奶奶或者姥姥們從淮陽人祖廟會上給娃兒們捎回來的。淮陽廟會是人們祭祀人祖伏羲和女媧的民間活動,每年二月廟會上,四面八方尋根問祖、求子祈福的人摩肩接踵頂禮膜拜,抱著虔誠而來,攜著幸福歸去,把淮陽的聲音向更遠更闊的地方傳播開來。我第一次知道淮陽這個名詞就是姥姥從廟會上帶回來的泥泥狗告訴我的。不僅僅是我,我想,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淮陽也許不是通過書本而是泥泥狗用優美的聲音告訴他們的吧。
    僅僅用泥泥狗作為這座城池的聲音,也許嫌得有些單薄,那么從遠古時空沿歷史紙張飄來的聲音,應該算是厚重的了。
    首先發出聲音的,是《詩經》里的陳風。《詩經》載陳風十首,通過這些民歌,可以看到“子之蕩兮,宛丘之上”,“坎其擊鼓,宛丘之下”;可以聽到“東門之池”邊與“彼美淑姬”晤歌而起的悠揚情歌和綿綿情話;可以欣賞“彼澤之陂,有蒲有荷”的壯觀;可以想像“月出皎兮,佼人僚兮”里美女在月光下的柔美......一幅幅充滿生活氣息的畫圖,講述著先民們對社會、對人生、對美好愛情的向往與追求。
    弦歌臺,因一個悠長的聲音而揚名。那是春秋戰國時期一個叫孔子的人發出的。孔子周游列國,傳經布道,路過陳蔡,因路困而絕糧七日,夫子臨難不改其志,從容撫琴弦歌。七日弦歌,余韻悠長,守大道而不改初衷的恒心歷滄海百代而沒有湮泯。這位被稱為天下文官祖、歷代帝王師的孔子,三次蒞陳,設館收徒、著書講學、弘義揚仁長達四年之久,為他儒家學說和他一代宗師地位的形成奠定了深厚的思想基礎。同時也讓淮陽一道蒲菜因他而名聲鵲起。
    還有一個聲音,讓人不能忘懷。這個聲音來至湖中一個船形連體涼亭,陳州人把它列為八景之一,名之曰:“蘇亭蓮舫”。是宋代蘇轍被貶陳州時所筑的讀書臺。熙寧三年,蘇轍因為反對王安石的“青苗法”被貶到陳州做教諭。他深感官場險惡,更厭惡小人搬弄是非,到陳后便在縣城西北隅的柳湖中筑了一個船形的土臺,上建草廳,閉門讀書,落得個清閑。朗朗書聲,沿著時空,在水面、葦叢中飄蕩,抑揚頓挫的節拍中,訴說著一種淡泊,一種堅韌。
    相對于歷史的黑白和建筑的凝固,有一個聲音經千年而不改色彩,活色生香。那就是龍湖里的蒲草荷花與淮陽的小吃。
    淮陽龍湖,16000畝,是目前國內最大的環城湖。6500年前,太昊伏羲氏率部族從甘肅天水沿黃河東下,在此擇水而居,繁衍生息,孕育了偉大的華夏民族,可以說龍湖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湖。湖中“有蒲與荷”、“有蒲菡萏”,從6500年前開始,撫風弄水,歌舞搖曳,含羞輕語,年年綻放。但見荷碧水郁,游人如織,鷺鷥翩翩,蓮朵綿延,穿越時光的流水,沿著歲月的脈絡,吟誦著這座城池不老的容顏,年年如斯。
    一座城池,沒有幾個拿得出手的小吃,是不可能歷千載而生機仍勃的。如果不急,就沿著街巷慢慢走,朱家糊辣湯,蓋家鍋盔,張家驢肉湯,淮陽餛飩,一路走一路吃,慢嚼,細品,肯定會讓你產生恨不長做淮陽人的感覺。倘若三五友朋小聚,那就來盤蘇義忠或者方布袋燒雞,拌盤金針菜,再弄一大盆龍湖鯉魚,杯盞交錯之中,汗流滿面之時,咋舌唏噓、推心置腹之聲,想必是人間最動心最溫暖的聲音。
    一座城池,一個地方,僅有這幾種聲音,是遠遠不夠的。更重要的一種聲音,我想應該是130萬淮陽人內心深出迸發出來的自強不息、勇于拼搏,心懷陽光、敢于進取的聲音。淮陽物華天寶,人杰地靈,近年來涌現出了不少文化名人,如墨白、孫方友、邵文杰、高亢、李乃慶、李濤等等,筆耕不斷,用文字向世人傾說著他們對淮陽最深沉的愛。
    淮陽,懷陽。甜美的聲音,傳唱著這座城池動人的傳說。
    悠揚的聲音,吟詠著這座城池美麗的當下。
    一定還會有,曼妙的聲音,描繪出這座城池美好的明天。 
( 網絡編輯:新聞中心 )
文章熱詞:

上一篇:北有安陽 南有淮陽

下一篇:在淮陽聽戲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河南泳坛夺金中奖技巧